2014年05月21日

上海钓鱼执法:执法部门设钩扣车已是公开秘密

  因为好心搭乘陌生人,司机孙中界不幸被“倒钩”,为证明清白而自断小指。一个多月前,张军同样因为好心搭乘“胃痛”的人,车子被“钩”走。钩子现象再次浮出水面,一时,关于“钓鱼”行动非法、危及底线、危及公信力的声讨,再次风起云涌。上海,这个世博倒计时中的城市,在钩子迷局中,正着一场关于执法文明形象的。

  “这是昧着说瞎话。”张兰平对着摄像机镜头说。10月20日,上海浦东沪南公9758号,原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外面,数十名自称钓鱼式执法的群众在此讨要说法。

  张兰平手里捏着一张,上写着浦东新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严的话:绝大多数都是有人来举报后,执法人员再根据线索到现场侦查布控。发现有交易了,我们才会上前。

  左手吊着绷带的孙中界,对着CCTV的镜头,地说着什么。10月14日,因为好心搭乘陌生人,他不幸被“倒钩”,为证明清白而自断小指。

  在孙中界怒讨说法的同时,张军还在外地出差。一个多月前,这位圣戈班集团中国磨料磨具公司市场经理,同样因为好心搭乘“胃痛”的人,车子被钩走。

  张军和孙中界的不幸,使得职业、半职业举报人剧增以来,钩子现象再次浮出水面,一时,关于“钓鱼”行动非法、危及底线、危及公信力的声讨,再次风起云涌,其影响甚至超过了一年前奉贤的钩子被杀案。在的压力下,上海市第一次对类似事件。而随着闵行和浦东两区交通部门对“放倒钩”的否认,这个世博倒计时中的城市,在钩子迷局中,正着一场关于整体文明形象的。

  “人家胃痛关你什么事!?”此句出自上海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的名句,目前已有私家车主将其贴在车上。这是张军的内心之痛。

  9月8日中午1点,张军驾车从闵行华宁往剑川行驶,在元江口等待红灯时,边一人上来敲车门。这个30多岁的男人,表情痛苦,自称胃痛,打不到出租车,请求带他一段。由于顺,张军经不住哀求,就让他上了车。

  男子坐上副驾驶位,手指像弹琴一样,在膝上东敲西敲,不见了痛苦的表情。张军注意到他的手指,皮黑,关节粗壮。他有点怀疑,男子是不是小偷。

  车子开到北松公右拐,至北松公1358号,上海中马皮件有限公司过去一点,男子要车停下,往后倒。急着上班的张军有点不耐烦,一想到他就要下车了,也就把车倒了下。车子停下几秒钟,男子往外看,忽然转过头来,就拔钥匙。这时,七八个人从皮件厂跑了出来,是交管部门的执法者,说张军非法营运。

  与张军“胃痛”相比,一个多月后,18岁的小伙孙中界的是“天冷”。

  10月14日晚上7点多,庞源建设机械工程公司司机孙中界,开着公司的金杯面包车,沿闸航从闵行区驶向浦东航头镇。“到召泰口时,一个男的冲到中间拦车,我只好先停车。”孙中界说。“他说要去航头,等了一个小时也没公交车,也叫不到出租车,天很冷,问能不能捎他一段。”三天前刚到上海的孙中界还没作答,对方就拉开车门坐上来。

  孙中界听说过“钓鱼”抓黑车的事,还问了句:“兄弟,你是不是‘钓鱼’的?”对方没应答。在车上,两人交流不多,对方问孙中界该给多少钱,“我7月才拿到的驾驶证,技术还不熟,只顾着开车,没回答他。”孙中界说。

  车子开到闸航公288号附近,罗宾木业的广告牌下,男子让停下,“车停稳后,他左手把一张钱放在车前台面上,跟着侧身用拔车钥匙,左脚也伸过来死死踩住刹车。”

  紧接着一辆绿色商用车从金杯车右侧冲出,斜停在车前,车上下来六七个人,把孙中界从车里拽出来,刚掏出准备报警的手机也被抢走。孙中界挣扎了两下,就被反剪双手押进了另一辆车。该车沿闸航向东开了几十米,拐入一条胡同,孙中界又被押上一辆埋伏在此的依维柯车,他发现车还上有另外一个也已经被钓的人,叫何亚雄。

  在车上,几名自称执法者拿出写着“上海市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”的调查处理通知书等,要孙中界签名。孙看到有图章敲着“该车无营运证,擅自从事出租汽车业务”的字样后,签字,并继续要求报警。但对方归机,他下车。“一直呆到快九点,我要小便,但他们说不签字就不让下车。”孙中界说,当时没有人出示任何执法证明。

  孙中界回到公司,向哥哥孙中记讲述了事情经过。“你傻啊,不知道现在好事难做么?”孙中记只能这样刚成年的小弟。孙中界回到住处,一腔愤懑无处,他把左手放在案板上,右手举菜刀砍向小指。“我只能这样表清白了。”孙中界说。

  9月9日,张军的之,是从向闵行区建交委交通科反映情况开始的。交通科的万科长说,没有雇社会人士车辆,“很可能是一部分有‘感’的社会人士配合执法”。5天后,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做出行政处罚决定,他被“强制性要求”放弃陈诉和的,否则就无法取回车。当天下午,他无奈缴纳了1万元“罚款”,开回被一周的福特车。

  在现实空间受挫以后,张军选择了网络。9月10日晚上,他在“爱卡汽车网”发帖:“善良的被骗”。第二天,该帖经韩寒博客转载后,阅读量迅速超过了20万,上海媒介随即调查,大哗。

  9月23日,在媒介的帮助下,张军联系上了法律学者郝劲松,这位“复式诉讼”理论的提出与者,曾七次提起公益诉讼,状告国家部委及垄断集团,并介入陕西华南虎案件和杨佳案。

  郝劲松接受了张军代理诉讼的请求。在他看来,当前的中国,很多人都习惯了,当被,当法律被时,他们保持沉默,而张军保持了清晰的痛感,并,他是一个合格的,一个站立的纳税人。

  9月28日,郝劲松来到上海,和张军一起向闵行区提起行政诉讼,要求依法判决撤销行政处罚决定,退还罚款。10月9日,该案立案。

  而孙中界的之,从14日深夜开始的。孙中记把弟弟送到医院后,赶回公司所在的闵行区鲁汇,以汽车被抢为由报案,但被告知应该到事发地浦东新区报案,但浦东新区航头告诉他,那边也是执法部门,直接过去交罚款就好了。

  10月16日上午,孙家兄弟来到原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,在查看后,孙中记认为对方在有意引导孙中界承认开黑车,签字。

  10月19日上午,他们再次来到执法大队,意外遇到了十余位车主,其中丁德真、吴大鹏等人在几个月前被扣车,已交过罚款,但都认为自己是被“钓鱼”,他们看到孙中界的新闻,自发赶来,希望也能讨个说法。而车主高席宾、张兰平等人则在最近被抓。

  所有人都一脸,承包污水处理工程的浙江人邹长根喊着“”跳下出租车,他甚至带来了十几名工人以壮声势。10月14日晚,邹长根开着一部江陵越野车在闸航被钩,“他没掏出钱,外面人就围上了,我车上还坐着三个工人,装着生产工具,怎么可能是黑车,我的工人还被打伤了。”

  与浦东者彼此取暖相比。张军的被媒介披露后,也先后有10几位者找上门,这些人中,有被倒钩时老伴胃癌手术,车还是抢走者;有被暴打,两审败诉者;有被倒钩后丢工作,夫妻不和的……他们的,让张军心酸。

 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复制或建立镜像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

 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复制或建立镜像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

  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刊载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属下

  凡本网注明“南方报网讯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南方报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