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打结是个多简单的事儿?诶有人就可以把它变成职业

  艺术家 Windy Chien 花了一整年的时间,学习了一件事,打结。这个听上去平淡无奇、在许多人眼里甚至都称不上手艺的活儿,在她看来却是一项“非凡的工程”。如果你浏览过她的网站或 Instagram 账号,就会认同她的说法。

  从 2016 年 1 月 4 日开始,她每天打一个结,每天的绳结都不重样。像上班打卡一样,她每完成一件作品,就用相机记录下来,并发布到 Instagram 上,既作为一项个人记录,又作为一个媒介,向广大的网络用户展示绳结的美感与趣味。

  Windy Chien 最开始接触绳结,是通过她的母亲。后来她还参加过流苏花边(macrame)艺术的班,学习如何制作流苏花边挂饰来装饰墙面。她曾设计过一款 Helix Light 吊灯,灯绳就是用流苏花边结装饰的,这件产品的单价是 400 美金,一经推出就在当地的室内设计师群体中受到了欢迎。

  不过她很快意识到,流苏花边结只是目前有记载的编结艺术中一个很小的分支,它的样式很有限,大多由两三种不同的绳结组成,并以不断重复出现的方式组合在一起,构成不同的作品。如果希望让自己的绳结作品有更强的表达能力,Windy 认为她需要掌握所有的编结技法,就像一位画家能够熟稔地运用所有的颜色一样。

  她参照这本书,每天用同样的材料打结,并在同一白色背景板上拍摄照片。大多数时候,她都只使用白色的棉绳,不过有时为了突出线条之间的冲突,她会用上一根黑色或蓝色的聚丙烯绳与白色的棉绳缠绕在一起,还有的时候她会用上一个金属部件,将棉绳依附在打结。由此,她还掌握了另一项技能——切割金属。

  每一种结都有不同的外观和功能。除了挂在墙上做装饰,它们还可以变成纽扣、首饰,以及被登山爱好者运用在攀岩绳上。在 Windy 看来,针对每种不同的情况,总会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绳结可以被运用在其中,而通过学习打结,她渐渐掌握了如何因时、因地制宜地打结。“这不是关乎牢记如何打所有的绳结,而是去理解绳结是如何发挥作用的。”最近,她刚用适宜的绳结修复了自己汽车内部的装饰。

  Windy 表示,打一个结需要思考很多内容,比如从什么方向拉扯棉绳,是用单根绳进行创作,还是运用多股绳,是结还是活结,如何控制松紧程度等等。打结的核心则是了解其中的线条,比如一根线是如何出入不同的绳结的,不同线条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,一个复杂的绳结究竟是由几根线条组成的。

  Windy 表示,她希望人们在关注绳结功能性的同时,能体会到它的美感。她将 2016 年完成的所有绳结集结成了一个项目 The Year of Knots,在办了展览,并在 Instagram 上展出了一整墙的,希望以此将隐藏在这种实用技艺背后的美感传达出来。